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抚生·孤暮朝夕(出书版) by:辛夷坞

发布时间:2020-04-18 23:35 类别:玄幻奇幻 标签:
 
编辑推荐
☆辛夷坞写作十年惊才转型,首部仙侠古风长卷绝美呈现。
☆天地之间落有一塔,名为抚生。
抚天地、抚众生,抚生死离魂,抚爱恨嗔痴。
当诸神归去,天地沉寂,谁在归途的清歌里含泪而笑?
《抚生·孤暮朝夕》不仅是辛夷坞写作十年,挑战自我的仙侠之作,更是一部将中国古代神话与当代读者喜欢的仙侠文学两者相互碰撞出的极具火花的故事。本书围绕抚生塔来展开,以非男非女的神族后裔,混迹人间的小仙,失去旧主的灵兽和一个不断转世的凡人这四人为主角,其中,神族后裔灵鸷来自于一个神秘的宗族,他们三百岁即为成年,可以选择自己的x_ing别,而另一主人翁小仙时雨以童子之身混迹人间千年,却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为何而去,直至遇见灵鸷,因为心生喜欢,终长成一个绯衣少年。他们四人相识相知,经历艰难险阻,卷入了一场旷古的爱恨情仇和y-in谋之中……
 
内容简介
天地之间落有一塔,名为抚生。
抚天地,抚众生,抚生死离魂,抚爱恨嗔痴。
上古天神一战,抚生塔镇压罪神无数。此后千万年过去,因天火将尽,神器式微,抚生塔危在旦夕。
守塔者白乌族少年灵鸷为寻回神物,独自游荡人间,并与小仙时雨、灵兽绒绒、凡人谢臻几番相遇相知。风雨如晦,前路幽冥,上古之谜局就此揭开……
当诸神归去,天地沉寂,谁在归途的清歌里含泪而笑?
 
 
文案
上古天神一战,抚生塔镇压罪神无数。
此后千万年过去,天火将尽,神器式微,抚生塔摇摇欲坠,守塔者白乌少年灵鸷独自冯荡人间,寻找失落的神物。
非男非女的后神族类后裔,混迹人间的小仙,失去旧主的灵兽和一个不断转世的凡人,四人几番相遇相知,开始卷入一场旷古的爱恨情仇和y-in谋之中。风雨如晦,前路幽冥,上古之谜局就此揭开……
 
 
作者介绍
辛夷坞 当下深受欢迎的“80后”女作家,青春文学领军人物。
其的“暖伤青春”系列女x_ing情感小说连续10年成为亿万读者的心头好,本本长居销量排行榜优选位置。
其文风深刻隽永,且在创作上从不重复自己。
十年来,大胆挑战四种截然不同的创作风格,皆大获成功,小说人物、剧情一直为读者津津乐道。也因此,所有作品均得到影视方及不少名导和一线演员的青睐。 
其中,《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更开创了靠前青春电影先河,成为内地被成功搬上大银幕的首部青春小说。
《原来你还在这里》《山月不知心底事》《应许之日》《我们》等影视化作品也将陆续亮相。
其所有作品均输出电视剧及电影版权,且由豪华一线阵容打造,也是未来值得期待的影视剧作家。 
《抚生·孤暮朝夕》是辛夷坞再度挑战自我的首部古风仙侠作品,连载期间大受好评,万千读者翘首以盼。
主要作品有: 
“暖伤青春”系列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晨昏》 
“女x_ing成长”系列 《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蚀心者》 
“都市暖爱”系列 《浮世浮城》《应许之日》《我们》 
新浪微博:@辛夷坞
 
 
 
 
楔子
少年在陌生的枕席之上辗转难眠,无论睁眼闭眼,那女子的身影挥之不去,一如心魔难破,他也舍不得勘破。
其实今日不过是初见。
那时日当正午,初秋的官道旁芦Cao渐黄。他们一行赶了半日的路,人困马乏,将就着在郊野驿馆饮马暂歇。
同行的友人正低声谈笑,不知今年的中秋宮宴可会有新鲜玩意儿。官驿的小吏领着人垂手候在不远处,恭谨且无措。这时,门庭外忽有嘈杂声入耳,隐约是侍卫在驱赶误入的行客。
纵是他们此行轻车简从,也断不会与闲杂人等混迹一堂。这道理侍卫懂得,驿丞懂得,驿站的下人杂役虽不明就里,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然而片刻之后,驿站的马夫却战战兢兢来报,附在驿丞耳边低语了几句。
素来好事的向子纪懒懒问道:“门外何事?”
马夫涨红了脸,在驿丞的示意下忙抹汗躬身回道:“回贵人的话,是一位……姑娘想要讨口水喝。”他磕巴了片刻,似不是如何描述来人。
驿丞暗恼手下愚钝,轻声呵斥:“什么姑娘,可有驿券在身?通通赶走便是,何须特意禀报?”
子纪一听来的是个“姑娘”,更添了几分兴趣。他正愁旅途乏闷,兀自站起来便往门外凑去,嘴中尤笑道:“管事的好生小气,不过是讨一口水,怎么就给不得?”
他自己好事,偏要拉着两位好友作陪,几个少年人笑闹着走出门廊外。
那时她正站在马厮外,信手从槽中捡了Cao料饲喂身边那头干瘦的黑驴。白衣乌发,削肩秀项,从背影看是寻常行路人打扮,却无行囊,肩头有团紫褐色毛绒绒的物事。十余名侍卫随从环立在她几步开外,竟也无人再开口阻拦。
乡野鄙处的午时困顿一扫而空。子纪胆大厚颜,又自诩风流,当即笑着朝好友递了个眼色,扬声道:“小娘子,这驿馆中的水只当用来饮马喂驴,酒倒是不错。不如我给你斟上一杯?”
那女子闻言,侧首对肩上毛团子动了动唇,那毛团竖起一条蓬松大尾巴,摇摆两下,竟是只与狸猫体型相仿的小兽。
“子纪,不要胡闹。”同行的高颐年方弱冠,是他们中年纪最长的,收敛了一些跳脱的少年脾x_ing,含笑劝止道。
“你刚娶了新妇,原先的胆子就被狗叼去了?不过是喝杯酒,有何不可。”子纪抬起下巴点向身旁少年,戏谑道:“七郎,你说是不是?”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