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道行 by:鹤舟(二)

发布时间:2020-09-05 00:08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第七十二章人劫将至,玄子先算河中妖
 
y-in历五月十三,大风。
官道上,两匹健马奔过,在路口的茶棚处停了下来。
马背上的两人风尘仆仆,翻身下马。骤然停下,一头瘦弱一些的骏马竟是双腿一曲,坐在地上突突的喘起气来。
张肃和孙怀进了茶棚,对老板说道:“先来两壶清茶,再上十个馒头和五斤牛r_ou_。快点上来,我们一会还要赶路。”
茶棚老板应了一声,见这两人虽然穿着便装,但是身上的威杀气却怎么也伪装不了,心里有了数,哪敢怠慢。上了两壶凉茶,立刻下去准备吃食去了。
孙怀拿起茶壶,也不用杯,狠狠的灌了一口,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真是见鬼了!追了这么久,竟然还没发现这道人的踪影,难不人他没有走这条路?”
张肃和孙怀两人,计算了师子玄的脚力,一路追踪而来,却不知仙家妙法,自然不能用寻常人来测度。
张肃y-in沉着脸,说道:“去凌阳府的路,只有这么一条。这道人不可能从别的地方走。除非是他有事,去往了别处。”
孙怀皱眉道:“这就难办了。”
一时间,两人对坐无语。
这时,茶棚老板端上来吃食,说道:“两位官爷,请慢用。”
张肃握着茶杯的手突然顿了一下,说道:“老板,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人是官府中人?”
茶棚老板呵呵笑道:“我在这里开店这么多年,天南地北来的,什么人没见过?别的本事没有,看人的本事还是有几分的。”
张肃心中一动,问道:“老板,我问你个事儿。这几天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道士,从这里路过?”
茶棚老板说道:“有,怎么没有?还不止一个哩。”
张肃说道:“哦?怎么说?”
茶棚老板说道:“最近这谷阳江附近,都在闹水患,就在不远处的杏花村里,听说就有一个水妖在作乱,搅的四方都不得安宁。那些道人,僧人,每天都有赶去降妖的。只是听说那妖怪十分厉害,降妖不人,反倒是死了不少人。最近这两天倒是少见了。”
“有水妖作乱?”张肃和孙怀对视一眼,匪夷所思道:“老板,你不是在胡说八道吧。凌阳府一向太平,什么时候有妖邪作乱了?”
茶棚老板连忙说道:“官爷,我可不是胡说。据说韩侯还张了榜,谁若能将那白龙河中的水妖除去,就会封谁为新的水神。我是从一个剑客和道人口中听来的,绝对不会错。”
张肃心中一动,问道:“道人?什么样的道人?”
茶棚老板将师子玄的相貌形容了一下。
张肃和孙怀闻言,顿时大喜,不由暗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这道人原来是去了此处。”
仔细问了一下杏花村的地址,两人飞快用了几口饭食,便策马向杏花村方向奔去。
y-in云滚滚,暴雨倾盆。
白龙祠外,一片迷蒙,目难视物。
晏青抬头看着天,不由说道:“道友,这场雨来的好生怪异。”
师子玄说道:“一连下了半日还不见小,这雨来的确蹊跷,待我去看一看。”
师子玄运转法力在目中,向空中一看。
呵!
好家伙,便见数百个水妖,躲藏在乌云里,晃动着一杆乌黑诡异的大旗。
这乌黑大旗左右一摇,就见白龙河中的水,被一股无名之力牵引,卷入天上,又聚在云中,随声落下。
师子玄收回目光,说道:“好个水妖,竟然使了一件御水的宝贝,卷河水做人**,难怪会连降暴雨。”
晏青惊讶道:“这大雨是那些水妖弄来的?”
师子玄点点头,说道:“那些水妖手中有个宝贝,应是一件号量雨水的法宝。一般水司下属的正神,行云布雨前,都要先测量雨量,再按照天规地律,降下等数的雨水。”
沉吟片刻,说道:“只是这法宝,向来都是在水域正神手中掌管。看来那谷阳江水神虽然被斩落,但法宝还没有被毁掉,竟然流落到了这黑水河神的手中,真是匪夷所思。”
“水神一死,有些法宝遗留下来,有什么奇怪的?”晏青不由好奇问道。
“道友,你有所不知。这测量雨水的法宝,事关降雨多少的问题。便是一分一毫也差不得。若有偏差,是要造人许多变数,会演生出多少业果犹未可知。”
师子玄神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晏青挠了挠头,说道:“这河神,真是个没胆的孬种。自己不敢露面出来,弄些河水降下来,又是做给谁看?”
师子玄叹道:“当然不是做给我们看。却比亲自来找我们麻烦还要棘手啊。”
话音一落,就见就外面来了许多人。
师子玄走出门去,外面的村民都冒着雨,手里拿着木锹和镐锤,围在了神祠前。
师子玄扫了一眼,心中大概有数,暗暗叹了口气,上前拱了拱手,说道:“有礼了。”
对那老村长说道:“老人家,昨日已经说好,何故去而复返?”
老村长带着歉意说道:“道长,是我们反悔了。却是不得不反悔。那河神昨天又给我们托梦,如果我们再不拆庙,将你们赶走,就要降暴雨三日。这才头一天,水就漫到屋子里了,真要降满三天,我们这村子就算彻底毁了。”
晏青气极反笑道:“那你们想怎么样?就听那个水妖的话,任由他肆无忌惮?”
一个村妇突然开口说道:“我们不管他是妖还是神,只要能让我们太平生活就行了。这河神说了,只要我们供奉三牲六畜就行,大家都挤一挤,凑一凑,还是能凑出来得。但是因为你们要斩妖,我们却要家破人亡,你说说,我们到底听谁的?”
村妇的话,引来了一片赞同声。
晏青脸色青白一片,拳头死死的捏紧。
陈清在人群里,忍不住站出来,说道:“王大婶,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两位也是好心。只要斩了妖,我们也不用再受这河神的勒索,为何不让他们试一试?”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