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黛色霜青(师徒)+番外 by:则尔(下)

发布时间:2020-09-01 00:24 类别:武侠修真 标签: 女强
 
第59章  月当空
看着倨枫回忆起往事有情绪却难以发泄的模样,青玄的心底也一股酸酸涩涩的潮水在随之奔
涌而出,噬咬着身体的每一个地方。虽然已经极力遗忘,可是,如此情境之下,他仍旧免不
了会忆起当初四处流浪遭人凌虐的日子,尤其是男娼馆后院的暗室里那生不如死的三天。
是的,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师父当日曾经点化他,希望他偿赎磨砺,能够有所悟。而今,
倨枫这些忿然的言语,相似的经历,听在他的耳朵里,却是蓦然有了新的感触。
人x_ing本就是如此,趋利避害不过本能罢了,苛责得再多,也不过是枉然。
能感受到倨枫内心的委屈,青玄微微点头:“那时,是喻澜救了你吧?”虽然是在询问,可
语气却是非常肯定的,此时此刻,也似乎只有提及倨枫最为在乎的那个人,才能让他从那痛
苦的记忆中挣脱出来。
一如自己每一次看到师父,便就只会觉得之前所受的苦都是重重考验,如同凤凰的涅槃,唯
有经历了最撕心裂肺的痛苦,才能浴火重生,羽化,乃至蜕变。
无意识地回转头看了正在闭目凝神打坐的千色一眼,青玄心中酸涩的潮水瞬间就平息了,余
下的,全是他与师父朝夕相对的点点滴滴,平静而隽永。
果不其然,提到“喻澜”,倨枫那原本紧握到有些颤抖的手,慢慢地便就松开了。
是的,那时,若没有喻澜出手相助,他定然会被活活烧死。
只不过,那时,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妖娆而慵懒的女子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看中的,
是他精致俊逸的面容,如此美少年,就这么被烧死了,实在暴敛天物,不如便宜了她。怀着
这样的心思,她一时兴起救了他,将他视作解闷的玩物之一,肆意玩弄于鼓掌之间,享受最
完美的新鲜感。
而在他看来,喻澜虽是妖,可于他而言,却是如同神祗一般的存在。毕竟,在他濒临死地之
时,没有神祗从天而降,有的只是她那似笑非笑不怀好意的面容。那时,在经历了人生最惨
烈而绝望的变故之后,他无依无靠,便就认定她是自己生命中仅存的一旦光亮。以至于,他
为了掬住这道不知几时会一闪而逝的光亮,竟然不惜放弃了一切尊严,心甘情愿地追随她到
了妖界。
岂料,到了妖界他才后知后觉,她不仅是妖界帝君座下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堂堂公主,也是个
惊世骇俗的风流胚子。她平素最喜面容绝美的少年郎,四处拈花惹Cao,招蜂引蝶,甚至还养
着人数目众多的公子侍郎,莫说是节cao,根本可以称作是毫无廉耻之心!这一切,对于自小
就潜心修道素来单纯的他而言,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使得一直因修道而清心寡欲的他得以
初尝何为“贪嗔痴恨恶欲”。
本以为她是他生命中仅存的光亮,可走近了才发现,那不过是漫天流萤造就的假相,未曾天
明,便就消逝了。然而,后悔已是太迟,作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凡人,他对道术一窍
不通,自然也没办法通过人界与妖界相连的通道,只能被迫留下。
然而,在她誊养的众多公子侍郎争先恐后地讨好她,取悦她时,只有他如同活死人一般,眼
神冰冷,偶有言辞也是刻薄毒辣,明明心里满满的都是她,可却偏偏不屑一顾,视她为无物
这样乏味且不听话的玩物,对于素来惫懒随x_ing的喻澜来说,自然很快就腻了。接下来的日子
,她将他抛诸脑后,置之不理,毕竟,她的身边多的是绝美少年,他的容貌不算最拔尖的,
x_ing子也不够乖巧迎合,再加上又是个低贱的凡人,哪里有资格使得她驻足流连,爱不释手?
妖界乃是弱r_ou_强食之所,妖帝的几个子女之中,喻澜无疑是最强也是最受宠的,甚至还是众
望所归的妖帝继承人,这一点,自然是她素来目中无人的恃仗,只是,放眼整个妖界,她却
也是最随心所欲不受约束的。
她的兄弟姐妹们虽表面对她毕恭毕敬笑脸相迎,丝毫不敢造次,可是,心底却是日夜不停地
思索计划,咬牙切齿地恨不得击败她,打压她。
毕竟,唯有击败了她,才能成为最强!
终于,她的随心所欲和放浪形骸惹怒了向来宠爱她的妖帝,为了挫她的锐气,予她韧x_ing,使
她最终可以具有可以成就大业的霸气,妖帝故意打伤了她,还将她独自贬谪到了妖界大荒之
中,命她静思己过。
除了冷笑着旁观的兄弟姐妹,还有无数急着与她划清界限的狐朋狗友和公子侍郎,她仿似早
已经看透了一切,显得并不怎么在意,只是淡然一笑,便就拂袖上了路。到了大荒,她在无
数异兽中看上了两条乌蛟,想要将其制服,可却因为有伤在身而反被乌蛟重伤,吃了大亏。
那时,唯有他留在了她的身边,只是依旧眼神冰冷,言辞刻薄,一切的表象只是为了掩藏那
故作坚强的外表下澄澈而敏感的魂魄。明明近在咫尺,可是,他却无比害怕,只怕这同甘共
苦是昙花一现,最终无力挽留一丝一毫。而且,她的言行举止仍旧轻佻慵懒,似乎是对什么
都不在乎,经常对他戏谑挑逗,看他怒气冲冲的模样。
直到有一次,她以激将法诓得他为她发誓,愿生生世世追随,她才微微一笑,对他许下了他
从未预料到的誓言。
与其说是惊喜,不如说是惊愕,他浑浑噩噩了许多日子,战战兢兢,只担心她是一时心血来
潮,说过的话如同过眼云烟,全然做不得数。所以,当某一日,他小心翼翼地问起时,她却
靠在他的怀中,轻轻慢慢只反问了一句话——
需要有多喜欢,才会愿意无怨无悔地追随一个放荡不羁的魂魄?
那一刻,他蓦然明白了一切,不再怀疑,也不再恐惧。
他对她的心意怎样,她,也亦然。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