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楚楚(出书版)+番外 by:轩辕悬/筱悬

发布时间:2020-09-05 00:11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文案:
 
命运多舛的小柳,本是一艘画船的小倌。 
一次盗贼劫船杀人,好运的他躲过了一劫,被恩人所救。 
本想自此就可以脱离苦难的日子,与恩人隐居深山平静过日,但在楚岚的出现后,一切都改变了…… 
楚岚初次见到小柳,他不过是瑟缩在马车中、毫无姿色的瘦弱小倌罢了。 
原以为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小倌,必是心怀不轨地纠缠上师兄那老实人。 
谁知,在他用替师兄处理麻烦的态度想逼走那小倌的同时,却发现事情似乎与他所想有所出入。 
究竟他是个心机深沉的小倌,或者是无辜苦情的落难者? 
也许,只有将他绑在自己身旁,好好观察才知道了……
 
 
 
楚楚(上)
作者:筱悬
 
上 文案:
命运多舛的小柳,本是一艘画船的小倌。
一次盗贼劫船杀人,好运的他躲过了一劫,被恩人所救。
本想自此就可以脱离苦难的日子,与恩人隐居深山平静过日,但在楚岚的出现后,一切都改变了……
楚岚初次见到小柳,他不过是瑟缩在马车中、毫无姿色的瘦弱小倌罢了。
原以为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小倌,必是心怀不轨地纠缠上师兄那老实人。
谁知,在他用替师兄处理麻烦的态度想逼走那小倌的同时,却发现事情似乎与他所想有所出入。
究竟他是个心机深沉的小倌,或者是无辜苦情的落难者?
也许,只有将他绑在自己身旁,好好观察才知道了……
 
楔子
 
「这会儿天上星星真多,对吧?」
「嗯……很多。」
「那,齐嘉义是个混蛋,对吧?」
「啊……」
「哼!」
 
第一章
 
齐嘉义是名满天下的少侠。
二十岁出道江湖,四年光景已是正道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行侠仗义,施恩不图报。只是不知为何,在他二十四岁风头无两的时候没了音信。江湖传言,他生x_ing淡泊,看透名利,做隐侠去了。
此刻,深夜无月,齐嘉义沿着江边疾驰。他得到消息,一伙常年为恶水域的匪人今晚要在附近动手,此去正为除贼。
可是他到的晚了,江中那艘富丽堂皇的楼船已成了人间炼狱。远远地,只听见楼船里不断传来凄厉惨叫,更有些人惊恐下竟从船上跳入水中逃生,而江面宽阔,跳入水中也是死路一条。
齐嘉义一提气,纵身跃起,在水面上略停了三次便已落到船上,船中情形落入眼中,他更是怒火狂燃,十几个水贼正在屠船,老弱妇孺也不曾放过,遍地都是血迹和尸体。
狂喝一声,他揉身扑上,秋水剑密雨般舞起……
片刻工夫,除了跃水而逃的两、三盗匪,其余全皆毙命于秋水剑下。可他没半点开心,如果他早来半个时辰,惨剧就不会发生!
他咬着牙,默默在船上搜寻是否还有生还者,终于在最下面的底舱听到些许声息,一掌将虚掩的舱门推开……
舱内很黑,地上躺着两具尸身,似乎下面还被压着一具,该是三具。不对,下面那具小的在动!
齐嘉义忙从怀内掏出火熠子,将门口的灯点亮。舱内情形让他一呆。
底舱住的应该是下人,地上两具尸体虽然衣衫不整却仍看得出是仆从打扮,被压着的是个瘦小的孩子,头发蓬乱,面部向下,身上只有破破烂烂一件褂子,下身光裸着,依稀看到t.un股间红白相间的污物。再看两个仆从胯下凶物都沾着血污,也便明白发生何事。
此时,小孩正慢慢挣动,一双眸子从掩翼的蓬发中露出,眼神惊惶闪烁,手偷偷移向身后,大概是想用身上的破布遮掩下身。
齐嘉义双眉微皱,却也不出声,将剑取下,脱了自己袍子,然后从尸体下将寒颤畏缩的孩子裹了抱起,眼光扫及,见小孩双腿间两丸微颤,竟是个男童。心里暗叹,看来船主也非是什么好人,竟然纵容仆人作此恶行,枉死也算报应。不过这男童确也侥幸,匪盗匆忙间两刀砍杀了仆人,竟将他漏去。
孩子在他臂间不敢稍动,即使四肢尽都怕得发僵,显见是经常被苛待的。
齐嘉义抱他上楼,再仔细看,死去的人中果然有歌舞妓和一些打扮花俏的小倌。他问那孩子:「你是和这些人一起的吗?」
小孩失神地看着地上的尸体,闻言略略点头。
他本想再问,又觉得没甚必要,便又沉默不语。
他抬首看看这艘死气沉沉的船,心里不知何种滋味,叹口气,将那孩童夹在臂下重又掠回岸上,只不过此次在水上停了四次。可就这般,已将那小孩惊得两眼圆睁,像望着神袛一般地看向他的恩人。
齐嘉义夹着孩子直奔出去几里地,才看到远处村落,此时天之既白,他急于追缉漏网的盗贼,在村中找了家模样良善的农户,给了些银两,让他们请人医治并照顾晕阙过去的孩子,便径自离开。
也是他走得匆忙考虑不周,男童的伤势在那隐蔽处所,又有血污精斑,旁人一看便知究竟。农户虽朴实,对这不干不净的妓倌却打心眼瞧不起。
男童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农户家的床铺上。感觉下身凉凉的,该是受到妥善医治,他慢慢想起前事,记起是那个大英雄救了自己。
想到恩人,他心里便暖暖的,恩人浓眉深目,是英俊非常的青年,最重要的是,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没有流露半分嫌恶,还很温柔地对待他,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
农户毕竟是本分人家,看在银钱份上总还照顾周到,见他醒了,当家的农妇便进来问:「小兄弟,你叫什么啊?送你来的是你什么人?」
男童起先看到农妇有些惊吓,躲在被子里微微发抖,见她没甚恶意,才轻轻回答:「我叫小柳,那人是我恩人。」
「小柳啊,」农妇脸上流露些不自在,听这名字就像妓馆里小相姑的,声音也柔柔弱弱没半点男孩儿的样子,「那你姓什么?多大了?哪里人?你那恩人是谁你晓得么?」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