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一个爹爹三个娃+番外 by:风维/NIUNIU

发布时间:2020-09-04 22:33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简介
 
城东席家,一家四口全是男人。 
他,席家的大老爷,一家之主的位置已经让给升任本城父母官的长子席炎,
赚钱养家的工作则交给了次子席愿,儿子们太过优秀的结果,
就是让他这个事实上只有三十七岁、并且花容月貌的大老爷可以提早含饴玩弄小儿子,颐养天年。
嗜好是收养孩子和听京城八卦,最爱是甜食和游乐。在孩子们的溺爱下,大老爷的生活美满如意──
只是天下事岂有永远不变的道理,辛苦玩弄、呃、拉拔长大的孩子们一个个渐渐脱离他的羽翼。
长子席炎似乎怀抱著极大的秘密;次子席愿的亲生父亲竟是当朝南安王爷;幼子席天竟然答应了男人的求婚!?
而刻意隐瞒的过往y-in影,亦已然悄悄渗入了一家四口平静无波的生活之中……
 
 
 
第1章
 
城东席家。
就是我的家。一家四口,全是男人。按照当家作主的权威程度排列,顺序如下:席炎,户主,本城父母官,在外面他最大,回到家里,还是他最大。
席愿,家里主要经济来源,经营着一家镖局两家酒楼三家堵坊四家道场五家钱庄六家商号七家……总之,是一个除了会赚钱其他什么都不会的人。
席天,主职花钱,兼职念点书,正在准备报考秀才,虽然考中的机率比当今圣上不用烦劳妃子,突然亲自生了一个太子还低。
还有一个,呃……就是我……
清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听着鸟叫,闻着花香,令人倍觉人生在世,实在是……那个……烦恼多多……
桌上摆满热腾腾的早点,三个人围坐在旁。
左边这个,身材修长,眉目敏利,举手投足都魄力十足,但眼波流动之间,却又似乎高深莫测,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正如猜不透他的年龄一样。
右边这个,英武过人,高大威猛,整个神情不怒自威,平时不拍桌子则已,一拍桌子……就得花钱重新买一张……
下首那个,娃娃小脸,慧黠可人,灵动的大眼睛一忽闪,十个人中间就有十个会被骗到,以为这小子很聪明……其实,不说了,家丑不可外扬……
他们三个默默地语地吃着早餐,我却趴在厅口的柱子旁,怯生生向里面瞄啊瞄,无声地叹息。
讨厌,为什么要把饭厅设在我回房的必经之处?这样子连偷溜回去换件衣服都不行啊。摸摸刚才被人扯坏的领口,闻着一阵阵飘过来粥香,虽然肚子很饿,但我还是没胆就这副模样走上厅去。
“你还要抱那根柱子抱多久?”一家之主沉声发话。
吓了一哆嗦,啊?被发现了?抓抓头,无意识地四处看了看,磨磨蹭蹭走上厅,还没开口,先赶紧赔上一个甜甜的笑脸。
“啪!”席愿一拍桌子,“你的衣服怎么搞的?谁给扯破的?说!”
我向后一跳,心里因为被吼觉得有些难过,眼睛眨了几下,涌上一点水气,扁了扁嘴忍住,看看面前高了半头有余的喷火暴龙席愿,又瞟瞟两手捉着油条口中叼着烧饼的席天,最后再把目光转向稳稳坐着一副深沉样子的户主,比较来比较去,还是眼一闭,一头扑进……
……席愿的怀里,放声大哭:“小愿……小愿……你要给我做主啊……”
席愿顿时手忙脚乱,放柔了口气道:“别哭,你先别哭,告诉我谁敢欺负你?”
人家本来受了惊,心里难受,既然有人哄,为什么不哭?呜呜哇哇哭个不住,反正席愿疼我,最怕见我哭,哭到后来,多半就不会追究我独自一人偷偷出门的过错了。
主意一打定,眼泪就象断了线一般落下来,根本不听席愿慌里慌张的劝哄,靠在他肩窝处,捉了他衣襟来擦鼻涕,正哭得高兴,突然看见席天手里的食物被他吃得只剩半根油条,而其他的餐点早就随着被席愿拍的那张桌子倒卧尘埃,于是赶紧伸出一只手去:“小天,这半根给我吃。”
席天愣了一下,看看当家人的脸色,只得满脸不高兴地将油条递给我。我肚子也真饿了,一边吃,一边不忘抽噎两声,吃完再喝一杯席愿重新到厨房端过来的一杯豆浆,歇一口气,正准备继续哭,户主突然发话:“吃好了?”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躲到席愿身边,又不敢不答,只好点点头。
“站到那里去,回答我的问题。”本城父母官威严地指了指厅角的一个地方,开审。
我磨啊磨啊地走过去,站好。
“今天早上做什么了?”
“出……出去了……”
“几个人?”
“一……我一个人……”
“出去干什么?”
“买……新出炉的……蛋烘糕……”
“买蛋烘糕干什么?”(……-_-\\\……什么废话问题啊?)
“买来吃……”
“买到没有?”
“没有……”
“为什么没买到?”
“刚出门,在街口那个地方,碰到一个胖子,带着几个人,他们看见我,那胖子就流口水,想摸我的脸……”
“摸到没有?”声音中已隐含怒气。
“没有。我一躲,他就抓住我的领口,然后我挣开,就往家里跑,他们在后面追。”
“后来呢?”
“那个胖子跑不快,没追上,我进了家门,他们就没敢进来……”
当家的点了点头,盯着我看了半天,直看到背心冷汗直冒,方问道:“记得家规第二十三条么?”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