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娇宠贵女+番外 by:飞翼(一)

发布时间:2020-06-17 21:50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文案:
表哥都是皇族,堂弟都是世子,他们都很疼爱她。
韩国公府五姑娘三千宠爱娇养到了十五岁,
蠢蠢欲动的狼崽子们沸腾了。
狼崽一:“我与娇娇表妹青梅竹马!”
狼崽二:“我与娇娇表妹青梅竹马!”
狼崽三:“我与娇娇表妹青梅竹马!”
河间王世子:“……”
 
这是一篇青梅竹马历尽坎坷(并没有!)喜结良缘的幸福故事。
1V1,甜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菀(娇娇)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韩国公五姑娘有三好,身娇体软易推倒。三千宠爱娇养到了十五岁,正当花期可聘嫁时,蠢蠢欲动的狼崽子们沸腾了。阿菀看着眼前这群青梅竹马对自己殷勤十几年的表哥们,矜持地理了理衣襟,红颜祸水不过如此。一团混战后,身心俱疲的河间王世子脚踩情敌,心满意足娶了这朵盛世白莲入门。
这是一篇古代豪门世家的日常生活,透过韩国公府五姑娘阿菀每天的悠闲生活,倒映出国公府中的妻妾之争与嫡庶之争。浮华的豪门公府固然有烦恼,可阿菀的生活却仿佛世外桃源,轻松愉快,令人掩卷而笑。
 
 
第1章 
“母亲,你要给我做主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阿菀呆呆地张开了眼睛。
她揉了揉眼睛,尚带几分睡意脑海之中尚且混沌一片,抬头看到头上的床幔大红漂亮,精致地绘着五福捧寿,吉祥如意的图样,精致的金线在昂贵的绡纱上绘制出了大片大片的充满了吉祥与保佑意味的图样来,叫人看了从心底里温暖。
被这一声女子的凄厉的声音给叫醒,她慢吞吞地从进贡的锦缎之中爬出来,歪了歪自己的小脑袋,看了看自己放在漂亮的被子上的一双小胖手儿。
今天没睡饱,会不会不长个儿?
胖嘟嘟一团的孩子坐在锦缎里,拥被,哼哼唧唧地想要打个滚儿,顺便思考一下自己混吃等死的人生。
一只大手伸出来,把她的小身子从被子里捞出来。
床边,一个黑衣少年面容英俊冰冷,一双大手掐着胖嘟嘟的阿菀,抖了抖。
阿菀的小脑袋跟着点了点。
“大,大表哥。”她小小声地叫了一声
少年微微点头,把她放在自己的面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他眉目冷峻坚毅,不苟言笑,仿佛最坚硬的冰。然而待阿菀的一举一动都温柔小心。
见阿菀仰头依赖地看着自己,他微微抿紧了嘴角,眼底多了几分柔软。
“没,没害怕。”虽然少年什么都没说,可是阿菀仿佛明白了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的含义,小身体软软地靠过去,一只小胖手垂涎地在自家英俊逼人的大表哥的胸口,假公济私地拍了拍,这才安慰地说道,“本来也要醒了。”
她正安慰这少年自己没有因为这一声莫名其妙的尖叫吓到,却听到外面女子歇斯底里的哭声又传了来,哭着叫道,“王爷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母亲,我命苦啊!”这声音凄厉,阿菀想了想,娇气地叫了一声往少年的怀里钻。
“闭嘴!”一声苍老的声音低声喝道,“你想吓到娇娇么?”
“一个小丫头片子,也比得上我的苦难么?我都要活不下去了,母亲,你好狠的心!王爷也好狠的心啊!”女子悲悲戚戚地哭着说道,“我嫁给他还不够委屈的?辛辛苦苦为了他cao持王府,里里外外,内外命妇地为他打点,还得在宫里拉下脸给他讨好皇后贵妃。我这心里头还不是都为了他?大哥儿虽然不是我的儿子,可是我对他还不够好?好吃的先想着他,好喝的先想着他,就怕旁人说我一句继母薄待继子,我对大哥儿一心一意的呀!可是王爷是怎么对我的?左一个侍妾,右一个美人……母亲,他把我这个王妃置于何地了?!”
她一边哭一边说自己的心酸,阿菀就坐在屏风内的小隔间里,呆呆地听着。
她歪头听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把小胖手塞进了身边少年带着几分薄茧的手里。
“大表哥……”
“起来么?”少年迎着她圆滚滚带着几分担忧的目光,轻声问道。
想睡是不能够了。
外面那哭的……阿菀垂头丧气地看了看自己胖嘟嘟的小肚皮,点了点头。
“过来。”少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胖嘟嘟的小姑娘顿时软软地往少年的手臂上蹭了蹭,看了看自己有些凌乱的小褂子,很自然地伸出手,理直气壮地抬起胖嘟嘟的两条小胳膊对少年说道,“给整整。”
她一副就等着别人侍候的理直气壮的样子,少年面无表情,手指间的动作却轻柔了几分,把她的两个包包头上的珍珠链子理正,又把乱糟糟的几缕小杂毛儿给在耳后别好,顺便给她大红色的绣着金色小莲花儿小褂子理得整整齐齐。
看起来床上对着自己的小姑娘玉雪可爱,胖嘟嘟一团。
“抱!”见自己这已经衣裳整齐很能见人了,阿菀继续抬着小胳膊。
那娇气的恨不能上天的小模样儿,恨不能叫人家少年服侍她喊一声公主殿下。
少年……无怨无悔地抱起了这胖嘟嘟的小姑娘。
“头疼。”明明是一只胖团子,阿菀偏要扶着额头弱柳扶风,小小声地哼哼。
少年抱她起来走到一旁的一个精致的红木雕花的小桌子上,一只手托着她,一只手倒了水,手指碰了碰,觉得温温的,这才喂给她。
胖嘟嘟的小姑娘垂头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矜持地推开了。
“够啦。”作为一个淑女,怎么可以不优雅呢?阿菀拿少年递给自己的帕子擦了擦嘴,满意地扑进他的颈窝里哼哼唧唧地说道,“要请安。”
她一个命令,少年一个动作,抱着她就转过了隔间外的一个绣着八仙贺寿的十二扇大理石屏风,走到了外间宽敞明亮的花厅里去。他走出来的时候,花厅里顿时一静,那正哭得要断气的华装女子都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是这个黑衣少年,顿时哭得更大声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