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专宠 by:梦琴幽

发布时间:2020-09-21 21:13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文案:
好吧……这就是一个不应该出生在女尊的健壮男人和一个不应该穿到女尊的外柔女人在一起拯救与被拯救,温暖与被温暖最后你侬我侬的故事……
大家都说幽幽的文笔越来越好了……
乃们如果愿意,也可以不因为开头差就无视咱的……
嗯嗯??
 
好吧……写作初衷就是……这年头在我看来合格BG忠犬男主太少太少太少了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真的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
 
 
初遇之事
 
“看看!看看!都什么时辰了?都看看,吃的比猪都多,都干什么了!还不快起来,你这猪崽!”天才蒙蒙亮,中年男人分外尖利的声音就刺耳地窜了出来.那男人分明是困倦的,眼睛眯瞪着,声音上却有似乎意外地有气力,便叫着边狠狠地给了蜷缩在柴房地上身形高大的男子几脚,却是意外地听到地上男子痛苦的低声呻吟,心中略有诧异,并不觉自己踢得与平时比起有多重,地上这男子又是个老实不会卖乖的,这才不耐地睁睁眼看了一下。呵!脸都烧红了。
心中不屑,又打几个哈欠,皱着眉,转身进院子舀了一大瓢冷水,“哗”悉数浇到男子身上。初春,乍暖还寒,男子猛地受到这么大的刺激,竟是忽的跳了起来,眼里却是没什么太大的情绪。男人得意了起来:“呵!个小猪崽!逢个伤病的奴家一瓢凉水就能治好——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下地去!”“是,父亲。”男子温顺低低地一应,步履略有艰难,也没擦身上的水,在清晨寒风中微有瑟缩,扛了锄头出了家门。
“这病了也不寻个郎中就算,连歇都不让人歇歇,大清早的一瓢凉水把人泼起来,刘家相公,你就不怕那孩子出上什么事?”一墙之隔早起拌猪食的邻家男人张氏见了,心中终是不忍,说了一句。那刘氏却是不屑,“他?他身子壮实,死不了!”张氏叹口气,也是见怪不怪了,继续拌起来猪食。
是的……这里是女尊……
是的……那是个不应当出生到女尊的男子……
那男子身体壮实,不是一般的壮实。出生之时便折腾死了父亲以及双胞胎的姐姐,男人害死女人,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在这个世界都是罪大恶极不详的存在,更何况出生就带着姐姐的死胎……其母刘富极好面子,不愿背上弃子罪名,虽然这样的人多的是,却更不想摆一个出生就害死女子的“瘟神”在家,孩子养了几日就扔进了猪圈,自此无人问津。于是这孩子从小与猪崽混迹,喝公猪n_ai长大,被家人视作“小猪崽”。
在这“小猪崽”七岁时,那养他的公猪忽然染了病,未学过言语,又见家人对他只知厌恶驱赶不加理会,“小猪崽”着急,愣是将两三百斤的成猪抱起到家人面前,令家人明白的他的意图,公猪没救活,这“小猪崽”的力大无比却是吓坏了众人。虽然被传为“妖魔”,其母刘富却因早年做过生意,见多识广,未太过理会妖魔传言,反而适时地察觉到了价值,七年来让孩子洗了第一个澡,欲教其言语,日后支使干活,稍稍懂事便一定能抵得过一两个成人。
谁是这澡不洗还好,一洗这家人却是看出来了。这孩子,不光是个克死姐姐的,竟还奇丑无比,毫无男儿当有的y-in柔之气,又越大越不尽人意,竟是生的手脚比同龄女子还要粗大几分,四肢健壮,活生生一副女人的体型派头。一个男子长成这样,见者生厌,饭量又与力气成了正比,令刘富十分失望,便单纯地把这“小猪崽”当成劳动工具,终日支使打骂,也惹得续弦刘氏,其女刘贵跟从效仿。
这日子,当真难熬的吧……这小猪崽,却是早就惯了……
转眼天已大亮,天初明就被迫带病出门的小猪崽忍着周身不适,竟是已把这一亩二分地料理大半了,却是显然,在昨天一天仅得一块糠饼,这种连正常人都无法满足的食物量,又因天寒过劳高烧未退的情况下很是体力不支。知道自己晕倒绝对不会有人医治,最多是几瓢冷水。小猪崽不想受那份罪,又心想着附近的村人虽因厌恶,没有在他危难之中帮忙的,可乱嚼舌根的却不多,靠在田垄边稍稍歇歇,应该,是可以的吧……想到这,他略略安下心来,挪到田垄旁打算小憩一会儿,却发现浑身酸痛的肌r_ou_静下来不适竟更加明显,没了办法,只能想到重新起身,却只听一声,“别动!”
很多年后,他曾一手揽着她的腰,另一手温柔地按摩着她的头皮,梳理头发,告诉她,不会,那句“别动”一点都不唐突,那是我那是的二十年来听到的第一句毫无鄙弃地真心的关照,是烙进心里的,那是听过最美最美的两个字。
此时,小猪崽听了这两个字,更是一愣,不是字本身的含义,而是这语气,他听过。儿时妹妹生病,母亲与父亲便是这样的语调,那日母亲抱着妹妹去看郎中,一脚踢开了挡路的他,身体蹭到粗糙的地面,流了不少血。事后,又被训斥污了地面,被勒令将地面擦干净,又跪了一夜。那是大概是尚不太懂事的他初次明晰,自己不仅不算是一个人,更没有被关怀的权利。
所以……所以含着这样语气的字眼,定是……定是……与他无关的吧……
忍了比身上还难受的,自胸口扩散而出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他自认休息的够多,或者只是想找些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的事做,挣扎着要起身继续做活,却又闻:“说了不要乱动啊!”明明是女子的声音,却意外地有些许男子的娇嗔。
莫非……是在叫他?小猪崽心口一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莫名其妙的幻想,声音的来源却转瞬已到身边,一直比男人还男人的莹白小手就搭上了自己的手腕。
小猪崽愣了,又一怔。
小猪崽认得这姿势,来家中的郎中也是做这样的姿势,这是……好像是……叫做……把脉。

上一篇:远古圈叉+番外 by:日兼

下一篇:没有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