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远古圈叉+番外 by:日兼

发布时间:2020-09-05 00:10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第 1 章
 
卧槽,艳遇!
这是花音睁开眼睛后的第一想法。
身体紧紧贴着自己睡的那个男人一手被她当成枕头压在脖子下,另一手则紧紧地圈在她赤-裸的腰上。
……哥们,你谁呀?
咫尺可见的胸肌看起来超好吃,腰部以下被毯子盖住了看不到,可是若隐若现的腹部线条让人垂涎不已。抬头往上看,将自己脑袋按在胸前的哥们有着线条明显的锁骨和x_ing感的喉结,下巴,最后是脸。
五官比较像亚洲人,可是眼眶更深,或许不符合她所在社会对所谓美男的形容,却很……爷们。
默默在心里为他打了高分,她突然觉得可能发生的某件事情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了……才怪!
卧槽为什么会有个挺不错的男人躺在自己旁边啊!!!
脑子昏昏沉沉地,应该是宿醉,她揉着发疼的额角推开男人死死抱着自己的手臂(这着实费了她不少力气),坐了起来。
擦,好痛——
低头看去,大腿上沾着的是快要干掉的少许血迹和……擦,和精-液。
这到底是泥马的怎么回事?
抓过衣服,她忍着两腿交接处的酸疼随便套上,在跑出刚刚所在屋子的期间一件件梳理之前已经变得混沌的记忆。
自己是在下课回家的路上突然穿越到了阳光猛烈的丛林,还未怎么反应过来,就听到惨叫声,她吓得两脚打颤,连忙从包包里掏出防狼电击木奉。
自己在哪里,为什么在这里,接下来要怎么办之类的事情在面前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猫科猛兽面前变得无关紧要,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默默伏低身子,让重心偏移,以便随时能跳开,她凭着本能死死盯着猛兽的眼睛,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手指移动,将电击木奉调到最高的档位,与此同时猛兽低吼一声,朝她扑来。
双方所处的位置有一定距离,前一刻无比慌张的头脑却奇迹般冷静下来,不退反进,一个箭步上前的花音干脆利用惯x_ing让双膝支撑身体向前滑去,同时用力举起双手。
闪着蓝色电光的电击头被压入猛兽的身体上,它吼到一半的咆哮戛然而止,在巨响中滚落地面。
成、成功了吗?
花音还处在巨大的惊恐中,肩膀不断起伏着深呼吸,用颤抖的手指握紧手中的电击木奉,另一手撑着地面让自己站起,忍着转身逃跑的欲望摇摇晃晃地走到昏迷的猛兽面前。重新将电击木奉打开,直接对准它的大脑压下去。
猛兽的肢体剧烈抽搐,弯曲。她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见没有反应,又回来继续用电击木奉捅它的脑袋,直到电力耗尽她才罢手。脸上s-hi漉漉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
太阳西斜,看来是快要到晚上了。
可是她该去哪里?
花音用力瞪大眼睛,试图从噩梦中醒过来无果,只能硬着头皮站起身,背好书包,到周围打算拾柴点个火堆,或许还可以顺便找点什么锋利的东西割开猛兽的身体,那r_ou_……大概是能吃的吧?
还没走两步,前方的树丛再一次哗哗抖动起来。
又、又来了?
她抄起电击木奉,又想起里面已经没电了。只能绝望的看着那个方向……走出几个人来。
是人!
花音狂喜。
虽然是土著人!!!
……
是土著人啊啊啊这是神马事情!!!
脸上涂的颜料和应该是被阳光晒黑的皮肤让她无法辨认出这是什么人种。
要、要不要打招呼?
双方对峙几秒,站在领头男人身后的一个人突然噢噢噢地叫了起来,指着躺在花音脚边的猛兽。
“……呃,你们要吗?”虽然对他们能听懂自己的语言不抱希望,花音还是开了口,两手举起以示手中没有武器。“要的话就拿去吧……”
事实上他们的确这么做了,扛走的不单单是猛兽尸体,还有自己。
当然并不是强掳,通过简单的手脚比划,她大概知道这群土著并没有恶意,甚至用夸张动作比划着,对自己一个人竟然也能打倒这个叫做‘咔咔’的怪兽一事表示钦佩和敬意。并邀请她前往他们的部落……的意思吧。
在心里权衡了一下独自在野外过夜和跟着陌生土著走,她还是选择了后者。要真想将她炖了吃,一刀下去也比被野兽追着好。
见她答应了,领头的土著张嘴发出似乎代表高兴的尖啸,上前握住她的双腿,将花音扛到了起来。
没料到对方突然来这么一下,花音吓得低呼出口,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稳当当地像孩子一样坐在他的肩膀上。
男人们在天黑前将花音带到了他们的村落,在看到猛兽的尸体后,整个部落的 y- ín 民都发出跟那几个男人一样的欢呼声,让她怀疑自己杀死的是不是危害一方的什么大怪物。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自己应该是安全的了。稍稍放松下来的花音被部落里几个妇女围了起来。她们嘴里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花音意料之外的热情吓得有点愣了,只能维持着微笑不停点头。脸上被抹上了几道奇怪的颜料,头发被她们亲吻,用树藤之类的东西编起,还各自从自己的身上取下东西往花音的手脚脖子套。
“谢谢……不、不用了。”见她们还打算拉扯自己的衣服,她连忙抓住襟口摇头。虽然很有民俗风味,可她还不能接受让自己裸着上半身只戴花里胡哨的一堆饰物晃n_ai-子。
见她拒绝,这群妇女也不勉强,将花音推到已经燃起的篝火前。
杀了一只猛兽,就要狂欢吗?还是因为今天是月圆?
看着天空的月亮,她记得前一天还翻到日历……是朔日。
果然是穿越了?时空都不一样了?
突然有人扯了扯她的袖子,低头一看,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笑着将用阔叶盛着的r_ou_块递给她。猛兽的皮已经被完整地剥了下来,以大字型挂在篝火边的木架子上,还在往下滴血。
鼻子里闻到r_ou_的香气,才发现自己已经饿得不行,她有点恍惚地撕了一根r_ou_塞进嘴里咀嚼,觉得味道还行,干脆将r_ou_捧到嘴边,学旁边几个女人的样子啃吃起来。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