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继室+番外 by:启夫微安(三)

发布时间:2020-08-05 22:22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甜文 穿越时空 婚恋 市井生活
 
第145章 
几场雨一过,天转晴了。
转眼又过去了数十日,谢思思被关在周家南五院的这些天。约定好进东宫的日子早就过去,但也好似没有这桩事儿一般,根本没人提及。或者说她被关的这十天里,除了方氏怒极来叱骂过她一回,未央宫,东宫,谢家,哪怕是周家,没有一个人来找过她。
谢思思意识到这是什么意思之后,眼泪都快哭干了,是真伤了心。
疼爱她或者说爱慕她的太子表哥,放弃了她。谢思思并非不知太子的心,实际上,她自幼对男子的爱慕十分敏感。太子偶尔露出的宠溺眼神,她其实是知其意的。但如今,深深爱慕她的太子表哥却没来救她。没人救她,没人管她,谢思思终于知道怕了。
原本以为她就这样被关一辈子,可某一日,重伤起得了身的周博雅见她。
谢思思头皮都发麻,根本不想见。她如今十分怕他,她其实不傻的。周博雅看她的眼神就是在看仇人,没有丝毫爱意怜意,她并非毫无知觉。在意识到依仗不管自己之后,谢思思十分害怕被报复。索x_ing周博雅来了,只是逼问她关于天香楼的事儿。谢思思就是再傻也知道这事不能承认,承认了就等于承认下手绑架郭满。
所以哪怕她话漏洞百出,她也依旧咬死了她并不知情。
周博雅冷冷看她许久,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谢思思汗毛直立,心中一口气还未松懈,南五院便来了个蒙面的黑衣人。这黑衣人身法飘逸,进院子后犹如进无人之地。冲进关谢思思的屋子,抓起人便走。谢思思看着越来越远的周家,以为是有人来救她,不喊不叫地随黑衣人走。
然而她以为的只是她以为,变故发生得太突然。这黑衣人带走她并非是将她送回谢家,也并非带去东宫。等谢思思回过神来,人就已经在城郊的乞丐窝中。
臭气轰天的肮脏褥子,四周是病得头身生疮的肮脏乞丐,以及这是个墙外荒郊野外人烟稀少的破庙。谢思思出现在这种地方,哪怕通身狼狈,天生的貌美也不消减一分。黑衣人一走,十几双浑浊的眼便盯上了她。谢思思三魂飞走七魄,当下就吓懵了。
且不提谢思思如何,谢家如今亦是焦头烂额。
圣旨一下,谢家的荣光便在谢国公的国公爵位被夺之后迅速暗淡下去。往日门庭若市的谢家,一夕之间跌落神坛,沦落到令人唏嘘的境地。谢琦百思不得其解,到底周绍礼那个老狐狸做了什么,叫谢皇后与太子殿下对谢家的败落冷眼旁观。
他虽不如周家人聪慧,但到底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十年,谢琦并非吴下阿蒙。谢家与东宫的利益息息相关,不说是太子殿下的左膀右臂却也是骨r_ou_至亲的外祖家。太子不可能说舍弃便舍弃,谢琦不敢怪罪东宫,自然怪周家人从中捣鬼。
谢琦心中恨得要命,一面觉得周家人挑拨离间,动摇东宫与谢家的亲厚关系,着实可恶;另一方面只觉得太子轻易就被动摇,疑心上谢家,未免太过冷血无情。
然而谢琦吞不下这口气,绞尽脑汁地求见太子。
东宫的宫人被折腾得没办法,也知这是太子殿下嫡亲的舅舅,拦也不敢拦得太过。在谢琦第五次来,还是禀报了太子,终于得见太子一面。
太子见到他什么都没说,只将一沓子东西甩在他面前。
谢琦起先不明所以,拿起这一沓子东西看完之后便哑火了。五月底爆出的春闱泄题一案,声势浩大,谢琦自然知道。荆州楚河提拔贪污案挑破之后,大批的贪官落马,朝廷正是用人的时候。惠明帝的本意是在此次春闱多方提拔人才,谁知下头人看出他的心意,借此生事。胆大包天地闹出倒卖试题这档子事儿。
惠明帝自然为此大发雷霆,命大理寺彻查此案。
大理寺马不停蹄地彻查,历时一个月,揪出朝中一溜涉案官员。此案也算一桩大案,涉案人员无不被斩首示众。情节严重者,株连三族。原本这事儿告一段落,谁知谢安义谢安孝这俩小子胆大包天,居然借东宫之便,掺和其中。
谢琦看到这一帧一帧的证据,当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他都不敢碰的东西,谢安义谢安孝那俩混账居然敢发这种财?!
谢琦看着脸色铁青的太子殿下,抖抖嗖嗖地便跪在了地上。
谢安义是他宠爱的嫡次子,虽不及长子得他看重,但为人嘴甜活泼,他自也十分的疼爱。谢琦于是再不敢多说一句,手中纸张s-hi了一块,他手心的汗仍在不停地往外冒。看着这后头还有一指节厚,谢琦不敢再看,生怕看了自己会当场吐血。
“看!”太子的心情何止是怒,简直是暴怒,“孤叫你看完!”
他自三岁被惠明帝立为储君起。周绍礼以帝王之术教导,惠明帝亲自抱在膝上耳提面命,赵宥鸣是自幼便将视江山社稷为毕生的使命。可以说,除了少年时候偶有儿女情长,他一腔赤诚对大召,爱重大召子民,最是不能忍受贪官污吏祸乱朝纲之事。
谢琦不如周家人敏锐,但这点上可是十分有分寸,轻易不敢逾越了此线。
对上赵宥鸣森然的一双眼睛,谢琦只能抖着手便继续看下去。
这后头果然不负他所望,比前头更精彩。
谢琦做梦也没想到这混账玩意儿如此会惹事,不仅参与了泄题一案,居然还不怕死地亲自下场舞弊。他腹中能有多少墨?居然没脑子干出这样的事!谢琦知这舞弊之事如今尚未爆出来,扑通一声跪下来便求太子网开一面。
“殿下,义儿不过一时糊涂啊!”
再怎么混账,儿子依旧是儿子,谢琦做父亲的哪能看着亲生儿子去死,“他自幼跟在你身后,想来太子殿下也该知道义儿是什么人?义儿那小子那般胆小,最是乖巧不过的孩子,绝做不出这般荒唐的事儿。若做了,定然是受了旁人的蛊惑……”
哪怕儿女跋扈,行事荒诞,只要有谢皇后这一层血缘关系在,谢琦从不担心太子会厌弃谢家。可谢安义这小子胆大包天,动歪脑筋动到了科举取士上。
太子最是重视人才的提拔,这俩混账所作所为尽往太子的逆鳞上戳。怪不得太子对谢家失望,怪不得皇后娘娘也干脆利落地与谢家断绝来往。一旦这事儿爆出来,太子一脉绝对会伤筋动骨。哪怕太子并不知情,怕是也要声名受损。
想通这点之后,谢琦只觉得背后被冷汗浸透,s-hi哒哒地黏在身上。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