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虐渣计划 by:打字机N号(三)

发布时间:2020-07-30 21:36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系统 快穿 打脸
 
第146章 将军6
永宁失魂落魄地走在闹市街巷上,脑海中不断回旋着多年未见的那位堂兄的话语, 不知不觉中, 她从进宫的大道上拐了个弯, 只身走向了权贵府宅聚集之地。
她的拳头捏的紧紧的, 现如今她能选择的道路并不是只有那一条,刚刚桓桁的话虽然让她心动,可是对于那个陌生的堂兄,永宁并不算信任,她不能保证对方的承诺真的会实现。
对于她而言,那只是木昕拒绝她后的下下策。
*****
木府并不难找,她只是随便找了两个路人问路, 就顺利的找到了木宅。
“砰砰砰——”
她叩响了大门外的铜扣, 很快的, 守门的老仆就过来开门了,他开了大门旁的一道小侧门,透过缝隙打量了一圈站在外头的永宁。
“姑娘,你找谁?”
木家现今只剩三个主子, 将军和夫人驻守在临江关, 小将军也是这几日刚回来的,按理不太可能是来找主人家的,而木家所剩不多的旁支和木家主支的关系已经差的远了,如果是攀亲戚打秋风的旧亲,也不该找到木家来啊。
永宁身上穿着的只是普通的棉布衣裳,看上去一点都不符合她公主的身份, 因此那老仆并没有将她和那个坊间传闻极有可能成为未来少夫人的十公主联系在一块。
“我找府上的小将军,你就说,是永宁来找他来了。”
这些年十公主并不吝啬对外显露自己对木昕的好感,除了是想要她的那些皇姐皇妹们知道她的心思,不要生出和她争抢的主意来外,也是想要木昕明白她的心意。
自古女追男隔层纱,永宁自认自己不逊于任何贵女,木昕知道自己心属他,必然有所触动。
“永宁?”
坊间只道公主的排序,甚少提及公主的封号,因此木家这个守门的老仆依旧没猜出来,眼前这个姑娘就是传闻中的十公主,只当这是小将军在外沾惹的小娘子,对方这是找上门来要说法了。
想到这一点,老仆隐隐有些欣喜。
木家嫡支子嗣稀少,到了木飞这一代,就木昕一个儿子,偏偏木飞在某场战役中伤了小腹,虽然男人的功能还在,却绝了生育的能力,木家的血脉是否能够传承,只能靠木昕这个小将军了。
现如今木昕年满十六,正是当娶的年纪,只是因为常年随军驻扎在边关,因此也没谈下亲事。
眼前这个姑娘打扮普通,看来只是寻常人家的女儿,这样的身份做正妻不能够,做个侍妾还是绰绰有余的,对于木家来说,子嗣排在第一位,毕竟他们的脑袋都是别在裤腰带上的,谁也不知道哪天就没命了,眼前这个小娘子要是真的能够给木家诞育子嗣,倒也是她的造化了。
老仆心里想了很多,不过他也担心这一切都是他的臆测,在看了眼永宁,记下她的体貌特征后就将门关上,然后进府传话去了。
永宁就看着那扇小门在她面前重重甩上,照她之前的想法,这个老仆怎么着都得迎她到客厅,给她端茶准备糕点才是啊,这让她在心中记了那老仆一笔,以后等她成了木家的宗妇,非得好好罚罚这个没眼力见的奴才才是。
不过现如今她还是个隐藏身份偷溜出宫的公主,自然奈何对方不得。
“你说永宁?”
听到守门老仆传来的消息时,木歆正在cao演场练武,听到那老仆的话,她收回手中的缨枪,接过一旁赤一递过来的干净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这么一番运动让木歆此刻的血气显得有些旺盛,雪肤粉腮,昳丽如同女郎一般。
赤一递过帕子,就将头低下,这样的小将军更让人心动,即便定力如他,也不敢多瞧一眼。
“请她到客厅,我换身衣服就过去。”
原身记忆中关于十公主永宁的影像十分淡薄,木歆只知道那似乎是一个心系原身的姑娘,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印象了。
按照原身的记忆,再过不久她就会被晋文王以联姻的名义和亲摩耶王,从那以后,原身的脑海中就再无和对方有关的记忆了。
不过虽然原身没有留足够的记忆给她,可木歆光凭猜测就能预料到十公主的下场。
摩耶国觊觎晋国国土已久,联姻和和谈文书只能制止摩耶国一时,用不了多久,两国将再次开战,到那时,身为晋国的公主,她会在摩耶国遭受怎么样的待遇,可想而知。
不过永宁只是原身记忆里微不足道的c-h-a曲罢了,原身这次许下的愿望和对方并无半点关系,木歆自然也无心为她筹谋。
她不是圣母,永宁固然可怜,可造成这一切的人却是她的父王,就连她最亲近的人都舍得将她推入那狼窝虎x_u_e,木歆自然没有那个心思,费尽心思替对方改命。
如果每一个可怜的人她都要帮,每一个爱慕原身的人她都要帮,那还不得累死她啊。
更何况,永宁对原身的心思是否单纯,这一点,还得打个问号。
“少将军,十公主突然造访,恐怕和联姻之事有关。”
赤一听到永宁的名字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那个颇有美名的十公主。
那个女人仗着公主的身份,将自己对少将军的心思广而告之,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联姻,凭借她的身份,也为了成全皇室的威严,晋文王必然将这个女儿嫁与少将军。
而且对方的这番做法让那些身份比不上她,却也心慕少将军的小姐们不敢发声,大大减少了夫人能为少将军选择的未来妻子的范围。
赤一承认自己对少将军有逾矩的心思,但他也知道自己那点心思是见不得光的,他的少将军,就该光明正大顶天立地的站于人前,娶一个能和他并肩而立的好女子。
十公主的这番做法让他看不上,同时也触了他的逆鳞。
“无妨,先听听公主怎么说。”
木歆自然也猜到了永宁突然过来的意图,不过阻止和亲对他来说是有利的,如果可以,他并不介意帮上一把,但要是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木歆也得好好考虑考虑。
被迎到客厅的永宁很快就等来了木昕,她还不知道不久前木昕在与摩耶国的那场战争中受伤的事,这会儿恍一看到她脸上的那条伤疤,吓了一大跳。
“将军,这伤——”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