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耽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八零甜蜜军婚+番外 by:妞妞蜜(二)

发布时间:2020-07-06 15:34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重生 独宠 高干 军婚 宠文
 
第243章 东西好人更好(感谢鱼儿游来游去+8更)
人贩子!
这三字加粗加亮的在脑袋里跳动,石佩琦瞬间启动一级战斗准备。
“你们诺诺?”项鸿杰看着眼前个高的姑娘,想了一会,想起来了。
“在我们二大娘的葬礼上,见过你。”
这姑娘当时哭的特别伤心,给项鸿杰非常深刻的印象,后来回去不知怎么的,总能想起这姑娘哭的画面。
顺手查了下,这才知道,她是一代目二大娘最好的朋友,也在Q大教书,叫石佩琦。
“你谁啊?”石佩琦对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她当时太伤心,哪有功夫看别人。
“我是二爷的副手,我叫项鸿杰——”
“李渣男的助手?”石佩琦本着恨巫及巫的精神,看项鸿杰的眼神顿没好感。
“你叫我们二爷什么!”就算是漂亮的姑娘也不能污蔑他心中偶像。
“叫他渣男怎么了?老婆死了都不管的混蛋玩意,你领着我们诺诺干什么去?李渣呢?”
石佩琦今天上午没课,本来消停的在宿舍待着,同寝室的璩雪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大早就被领导叫过去骂,回来坐床上嗷嗷哭。
小琦琦不乐意听璩雪跟祥林嫂似得哭,自从璩雪上次穿了红裤子来看诺诺,小琦琦心里就一直堵心,越看璩雪越觉得她太假。
索x_ing过来看看诺诺,还没进李家,就堵着项鸿杰带诺诺。
“我们二爷——”项鸿杰的话说一半,突然打住。
二爷在家准备当新郎入洞房,这说出去,岂不是让这个小丫头过去坏二爷的好事儿?
作为二爷的头号助手,项鸿杰自然不会犯二,可这丫头又是不依不饶的怎么办...
科学家的智商,那绝对不是盖的。
“是这样的,二爷家里的保姆病了,二爷带她去‘打针’了,我就帮忙带了会诺诺...”
打针什么的,这个形容词很精准,只是这个位置...有待商榷!
“什么?带保姆打针?我老大死了,他都不去,现在带个保姆打针?!”小琦琦一听就火了。
“你老大也没少挨针...”
“什么?”小琦琦没听懂。
再抬头看,眼前的男人还是一脸温和纯良,看起来书卷气十足,哪有半点说过那种话的表现。
“这个,是你要给诺诺吃的吗?”项鸿杰指指小琦琦手里的袋子,那里面是桃酥。
“是啊。”
“这家不好吃,以后不要去买了。”
“什么?!”石佩琦惊讶地举起手里的袋子,刚出炉的桃酥啊,怎么就不好吃了?
一边看着的诺诺看这俩人对话,看看这个,唔,爸爸的朋友,看看内个,麻麻滴小伙伴,既然这样——
小娃一手抓石佩琦的裤子,一手拽项鸿杰的裤子。
“吃...”
好东西一起吃嘛!
石佩琦低头看诺诺,就在这么个功夫,身后传来一个过于惊喜的声音。
“鸿鸿!这姑娘是——?!”
项鸿杰一听这个声音,头都大了。
不用回头都知道,他那个热衷于给他介绍对象的老妈出来了,话说老妈不在家做她的点心,跑出来干嘛?
 
 
第244章 诺诺小红娘(感谢鱼儿游来游去+9更)
石佩琦就觉得有一阵风从身边窜过,再一抬头,个子不高,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小老太太站在她眼前,那眼神锃亮,上一眼下一眼看她,一边看还一边满意地点头。
“不错,不错,个头不错,长得也精神,哎呀,这个胯骨好啊...”一看就好生养啊,项母一看石佩琦,立刻喜欢上了。
这就是有眼缘。
石佩琦被她看的发毛,项鸿杰更是头大。
“妈,你别瞎说。”
“你闭嘴!”项母瞪他一眼,这二愣子,都多大了都不知道给她领个媳妇回来,还得让她cao心!
再一扭头看石佩琦,那就是笑得如沐春风。
“姑娘,怎么称呼啊,多大了,在哪儿工作啊?”
“呃,阿姨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石佩琦也被她的热情吓到了,话说这个阿姨会不会太自来熟了?
“没误会!我这辈子除了做点心那就是给人牵线,我过手牵线成功的也有好几十对了,怎知轮到我自己儿子就这么不争气!”项母瞪了眼儿子,你个书呆子!
不过一看石佩琦,又立刻笑逐颜开,“阿姨看你有眼缘,我打眼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好姑娘,多大了?”
“我今年24周岁——”
“我算算,24属什么...哎呦!巧了,这是十分匹配的属相啊,真好!”
这老太太妙语连珠,根本不给石佩琦拒绝的机会,她还真没跟这样的人接触过,别看小琦琦平时x_ing格火爆,但是她这人吃软不吃硬,硬碰硬是不服谁,但是人家阿姨这么热情,还牵着她手,眼里往外放星星,实在是不忍拒绝啊。
“丫头在哪儿工作啊?”项母又问,石佩琦不好意思甩她手,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为难地看向项鸿杰。
“妈你别为难她,人家在Q大教英语,叫石佩琦,跟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咦?他怎么知道自己的信息?石佩琦奇怪。
就见项母拿脚踹了下项鸿杰。
石佩琦眨眨眼,她看错了?
项母对着她一秒变回和蔼脸,“我儿子搞研究你教书,都是为了四化做贡献,太合适了,来来,阿姨家里做了点心,你过来尝尝。”
蠢儿子,现在不是那种关系,那以后就不能是了?活该你单身!
“阿姨,我真不是——”石佩琦脸造得通红。
这阿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